NN的後花園


李小殘,字烈火,這是我的小言兌連載BOLG,BL向,也記了一些興趣相關如電影,音樂,書等介紹等
by nokorunovel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近況

  3月起,很多時也OT。
  因為2月尾突然需要請了幾天假,3月頭亦然,現在是還(工作)債的時候。
  今日在介乎想趕起與不想趕就讓他開天窗吧的心情下,在公司留到了11時半,沒有想沒有想到底肚子餓不餓,原來忙起上來真的不會感到餓,反而是同事不時的關心你到底吃了飯沒有的聲音有點煩,在謝謝關心的背後,其實我想說,讓我一個人靜靜的工作吧--
  我什麼也沒有想,真的,工作的時候什麼也沒有想--
  除了在十分累的時候如今天下班坐車,在火車上把傷風的鼻水和著真的一把抹去。
  日子並沒有過得很快,其實轉眼之間,一個月也不夠。
  在那天之後的一切繁文縟節對我來說都很不真實,即到她化成我手中擁著的一瓶灰,不,到這裡還是很不真實。
  我還未習慣那種失衡的感覺。
  我還未習慣回到那一個家卻見不到那一個一定在的她。
  她十多年未碰的菜籃子仍在,她給我玩用外公的聽診器玩家家酒的娃娃仍在,她的衣車不在了她是隨著衣車走了吧?
  不過--
  既然,大家也好像回到正常的生活裡,我也不好再撒嬌了吧?
  如果,這次正常的社會規範,那麼,心情是要收拾吧?
  我卻沒辦法。
  為什麼,大家都好像可以沒事了,我卻沒有辦法。
  同樣是婆婆的孫子,他們卻擔心我。
  此時,另一個『我』冷靜的看待,分析自己現在心理狀態,,告訴『我』這樣是正常的,因為什麼所以什麼,這樣的一個我,可恨復可懨。
  
  在這件事上,願我能無知低能的不知低蘊前因後果。
  
  知得太多,向來也不是幸福。

  
  
[PR]
# by nokorunovel | 2008-03-20 03:56 | 雜談

到底,為了那些所謂不能放棄的

我們究竟放棄了什麼?
[PR]
# by nokorunovel | 2008-02-24 03:30 | 雜談

Hold Me Tight 15


  傅氏大宅在紐約佔著偌大的昂貴地段,這幢維多利亞時期的建築物風格,由遠處看去,好像會得從內部散發著精光,令看的人彷如立於一座水晶宮前。

  維多利亞時期的建築設計沒有很多的窗戶,照說,由室內透出的燈光不足以在晚上照亮建築物本身,但是傅氏的前度主人把所有窗戶的玻璃均換上了水晶片,令折光度大大加強……含蓄而不炫耀,以及在低調中見精緻品味的做法反映了傅家是有傳統的望族而不是一代富起、急不及待弦耀富有的暴發戶。

  不知道是不是沾染了前代主人的習氣,大宅也有著一付不動如山的悠然,即使是換了主人,也動搖不了她,小事耳,何必在意?傅氏不是他的第一任主人,也不會是最後一任。

  這本應是前任總裁主持的宴會,現下總裁換了,但宴會的地點不變,宴請的客人也跟原定的完全一樣。一切,彷彿沒有發過一樣。

  傅氏易主、那場曾驚天動地的商場戰事,就好像是掉進海裡的一根針,杳無痕跡。

  在今日宴會之前傅氏旗下仍有零聲的整頓工作,目的當然是為一統江山,以期令傅子謙的叔伯再無還手之力,本來傅子謙對他的叔伯是仍舊委職,待情況穩定再行處置。

  姓傅的並沒有如他們上代當家的骨氣,對於這樣的安排,大部份人選擇留下來。但是本來沒想把他的叔伯都拖出傅氏的傅子謙忽然改變主意決定趕盡殺絕,幾乎把姓傅的經理級以上人馬全都趕出公司。

  傅氏企業裡由傅子謙一手提拔的一班年青才俊當然開心,小了一大票高層即意味著突然多了好多位置可供他們升上去,其中陳斯年的手下,投資分析部的刑慧就多次暗示過做想坐上分析部經理的位置。

  陳斯年本來反對,一方面因為這太不像子謙平日沉得住氣的作風,而且為著一時意氣而一下子大換血後果可大了,傅氏的叔伯在這些位子坐了不下十年時間,部門內裡有什麼上不了檯面的暗事他們在上面的可都不知道,況且,逼人太甚,傅氏人馬一定心中有氣難下,陳斯年自問,他有把握他們離職前不會做手腳嗎?沒有。這一切勢必會成為日後管理上的隱憂……但眼見子謙一門心思沉在這裡,正好暫時分散專注在莊身上的注意力,衡量過之後,陳斯年想,讓他去吧,也罷,讓兩個人分開冷靜一下也好,不過之後的補救功夫就──陳斯年托著頭,感到頭開始疼了。

續.....
[PR]
# by nokorunovel | 2007-04-27 00:50 | 《No Estimate》

When you taught me how to dance


f0003543_1551794.jpg


  看了《Miss Potter》,最感人也最令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伊雲麥葵格在裡面他唱著When you taught me how to dance 向女主角求婚,一如making of的宣傳語句,《Miss Potter》是一齣真實的童話,《Miss Potter》拍得溫馨、幽默、感人。這要歸功於導演處理這齣戲的節奏恰到好處,主角雲妮絲穎嘉溶入了角色,表現出女主角的聰敏而不失童真的一面,而伊雲麥葵格的演出也幽默傳神,另外同樣重要的是全戲的配角包括也同樣演繹得恰如其分生動傳神,我尤其喜歡伊雲麥葵格(Ewan McGregor)的角色,那是一個入世未深(?)的中年男人,天真而聰明,本來他與波特之間的合作是瞎貓遇上了死老鼠,但卻得到了意外的發展,二人發展感情的一段戲充滿英式幽默既有趣又感人。

  戲裡展現了英國除了珍奧斯汀筆下常出現的田園風景之外另一迷人景致--湖區的風景,看了之後就會明白為什麼亦舒與吳靄儀也為之迷倒。最後值得一提的是,電影也善用彼得兔這個元素,Miss Potter筆下的插畫時而化作動畫,在不同的場口用映襯出主角的心情更起了點睛的作用。



以下是戲裡的那首歌,《When you taught me how to dance》的歌詞:

More
[PR]
# by nokorunovel | 2007-04-22 01:29 | 看電影

Hold Me Tight 14

  趕走林之華,對陳斯年禁足,傅子謙覺得自己沒有錯。他強裝不在意,但言猶在耳,看到莊的臉傅子謙卻忍不住心虛。

  一連一星期也見不到兩個朋友,聰敏如莊國棟當然不難猜到發生什麼事,但是,他不想在這時候惹惱子謙,不過,刻意避開敏感話題卻又不自覺往那裡鑽。

  多免講多錯多,莊國棟只好更加沉默。

  他總叫他自己要溫順一些,為什麼謙可以為他做那麼多反過來他卻不能夠?

  他告訴自己要磨平,磨平自己的銳角,不要每一下子也針鋒相對──就好像之前趕子謙出房。

  相當初吸引傅子謙的正是他性格裡飛揚的特質,

  但是今日這樣的性格會不會相形變成拔扈?

  但是越是小心,說出的話越是不對版,『那是不是也不讓我見之華?』

  連傅子謙也覺得莊的語氣裡有火花。

  『我沒有這樣說過。』

  『但是你卻罵走我的朋友。』

  『朋友?哈!』

  『子謙,之華是我朋友,請放點尊重。』

  『你朋友上次來就──』話到口邊,傅子謙卻又住嘴,但是雙耳漸漸燒紅。

  『子謙,之華之前替我接了一些工作,我必需在限期之前完成。』

  『用電話跟傳真溝通不就可以了嗎?』

  『有些細節當面討論比較真確。』

  『那回掉。』

  『子謙!』

  『訂金多少,我替你賠。』

  『子謙,問題不在這裡。』

  『你現在首要做的是養好身體,其他所有事待你好了再算。』

  『謙,我說了,問題不在這裡。』

  『你喜歡攪舞台劇傅氏可以支持你,但不是現在。』

  『謙,到底我要怎樣說你才明白。』

  做了傅氏的頭領多年,傅子謙也積累了點權威,在商場上傅子謙一向是遇神殺神遇佛殺佛,莊回來以後他也一直放低姿態。他處處相就,現在難道連這小事上頭他也不可以過問?傅子謙當下放硬了語氣,『我已明白,我的立場已說得再明白了沒有。』

  到了此時,莊已知道不能再說什麼。

續.....
[PR]
# by nokorunovel | 2007-04-21 02:59 | 《Hold Me Tight》

Hold Me Tight 13(改)



  隨著莊的情況起落子謙的情緒也開始浮躁。

  再次見到林之華,傅子謙仍是擋駕。

  『莊剛打了鎮定劑,睡著了。』

  『噢。』林之華滿口答應著,仍沒有離開的意思,『我等他醒來。』

  『──有事嗎?我替你轉告莊。』

  林之華轉眼,瞅著傅子謙好一會,忽然笑道,『不,我須得親自告訴他,是有關工作的事。』

  輕挑!傅子謙頓覺被冒犯了,一言不發,轉身而去,『那你慢慢坐著等。』

  『你走了?我還以為你有說話要問我。』

  『有嗎?沒有。』

  林之華繼續說道,『莊告訴我,你是他男朋友,你們分別了七年。』

  離開的腳步躊躇,子謙回身問道,『你以為我想問你什麼?』

  林之華卻沒有理,他自顧自的說下去,『七年間你們發生了什麼事?當初為何分別?

  現在為何相聚?如果我是作家,這可以寫一個故事──呃,我一下子忘形了──』林之華道歉。

  傅子謙卻覺被愚弄,『你倒底想說什麼?』

  『你不用這樣吧?』

  『我怎樣了?』

  『戒備、防範、敵對,不喜歡我。』

  『我沒有這樣說過。』

  『但是你的身體語言出賣了你,你的態度告訴我你討厭你這個人,子謙,如果我先前有什麼得罪你我道歉。』林之華伸出手。

  子謙拒絕和解,他退後一步。

續.....
[PR]
# by nokorunovel | 2007-04-19 02:59 | 《Hold Me Tight》

Hold Me Tight 12(改)


  幾天後,莊的斷癮症狀開始正式出現,這不是最辛苦的,最辛苦是之後──

  傅子謙懷中的人正在欶敕的顫抖。

  傅子謙立刻便後悔了允諾莊的說話。

  此刻的莊國棟渾身打顫,只覺得一股惡寒直入心脾,他太清楚這種感覺了,每一次毒癮發作,他便如墮冰窖地獄。每一次被發作痛苦一次又一次的折磨、注射,然後再等待下一次折磨來臨,為了拿到藥,過去有好幾次,莊甚至曾出賣自己。

  第一次的時候很難受。

  但隨後,感受隨著次數增加而漸漸麻木。

  那是他的懦弱,他知道染上這個令他看清楚自己最懦弱無用的一面。

  藥麻木的除了神經,還有心志。

  然後是一種自我厭惡與自嘲浮上心頭,他自我厭惡是這個逐漸習慣沒有了自尊的自己,自嘲的也是同樣一個仍死死的緊抓著一絲自尊的自己。

  他不知道到這個時候他為什麼還有資格去死攬住自尊、抱住驕傲,他憑什麼?

  是這樣的折磨把一個人的稜角漸漸磨蝕掉吧?

  想當初那一個意氣風發的自己,十七歲的少年,面前是看不到盡頭的未來,以為滿有才華的自己可以掌握未來,以為世界是屬於自己的……

  那時的他傲然、放肆,擁有著多得自以為用不完的精力與青春,自信自己能愛得義無反顧,絕不後悔。

  然後,他真的義無反顧的愛上了一個人。

續.....
[PR]
# by nokorunovel | 2007-04-19 01:55 | 《Hold Me Tight》

Hold Me Tight11(改)


   這幾天,總裁的辦公室一如平日,不,是比平日的忙碌。
  
  『這不是人做的。』陳斯年喃喃地說。

  『有時間抱怨不如先解決掉你面前的文件吧?』借調過來的宋藝雲放下了一疊半身高的文件,她今天早上已經這樣走進來三次了。『從前傅總可是一句抱怨也沒有。』

  『他不是人。』

  陳斯年浩歎,『怎麼現在我會在這裡呢?我的計劃不是先放一個月大假才履新總裁的嗎?我現在人應該在希臘呀──』他把頭耽擱在手上。

  『好好努力吧。總裁兼代理董事長。』現在,傅子謙正在放長假,而且還是不知道何時結束的悠長假期,陳斯年現正一個人做兩個人的工作,要一個人獨自面對無邊無際的工作的確是有點非人道,所以她也做好心,沒有再跟他擡槓了。
陳斯年忽然找著她建議,『不如我們私奔吧!』

  『能去哪裡呢?』宋藝雲反問。

  『去北極看極光,去坐東方快車,去特尼斯,去翡冷翠,去天涯,去海角,那裡也好,只要不是留這裡。』

  『一個天涯海角在英國,一個天涯海角在中國,你說的是哪一個?』宋藝雲調侃道。

  『我是認真的。』陳斯年嘆了一口氣。

  宋藝雲沒好氣,她反問,『那麼,你會從污濁中救我出來嗎?即使我滿身污血,你仍然會擁抱我嗎?即使我再墮落不堪,你仍然會愛我嗎?』

  『如果我說會,你會怎樣?』他凝視她。

  
  沒有料到他會忽然跟她認真起來,她的臉徒地紅了。

續.....
[PR]
# by nokorunovel | 2007-04-19 00:28 | 《Hold Me Tight》

一個作者的偷偷話~~本來想打悄悄,但打錯了偷偷原來也很適合

  遠因1 是這樣的,伊莉琴斯是我接觸耽美以來第一個加入的站,那裡的氣氛好很自在,雖然不是特別親密但是有一種不常見不親密但偶爾會見見面的感覺,而看下去,你會看到卧虎藏龍的感覺,有不少好文是只在哪裡看到了(雖然增加的速度實在是慢),但是你在那不會看到濫觴的劇情,H三回一小次五回一大次。簡單來說就是因為氣氛好,所以即使流量少我仍自動在那裡PO文。
 
  遠因2是這樣的,我寫文是慢如烏龜的一個人,但是BL世界是一個速食的世界,如果你更新太慢又不是大手的話是很容易被放棄的~~但是慢如烏龜的我居然也有忠實讀者。能用故事感動人的感覺很好,很有這樣一個多年來仍記得催我文的讀者是我的榮幸,而且最近還被催文了~笑。因此,在這裡擱下狠話,我會結局的,絕對會結局的,本來正在寫一個故事,但是,會以現在Hold Me Tight為優先,先填Hold Me Tight,不過,需待我先找回存文的memory stick。
[PR]
# by nokorunovel | 2007-04-10 02:52 | 雜談

不會特別記起,不會完全忘記

  不會特別記起,不會完全忘記,那年的這一天,這麼的一個日子 。很多人都愛他都喜歡他,亦舒含蓄的把他的名字寫成Leslie C,林燕妮在一篇懷念他的文章裡溫馨的把他比擬作水仙花,我們都愛他,親暱的喚他做哥哥。他是我摰愛的四個死人裡最愛的一個。

  在這個日子,想起了一篇舊文,一首舊歌,想起了你。

  一篇舊文:水仙

  不愛林燕妮的小說,但她的散文寫得好,尤其是近年的更好,近年來來她寫以人為題的散文/短文不時觸動我,像她寫彼得奧圖的藍眼睛,以及,以上的一篇(ps.援引的是朋友的朋友牧童的blog內容,我一直是他的讀者)


  一首舊歌:

  《不求人》

  作曲:藍奕邦 填詞:林夕 編曲:劉志遠 監製:Jim Lee

  請你 不必擔憂 我會緊記 你的心不會死
  請你 不必傷悲 永遠都不變愛你
  請你 覺得歡喜 你去嬉戲 我們那麼傷悲
  請你 放心別離 我的心早載滿你 踏破多少荒草 渡過幾多里旅途
  想知道今天你過得多好 沒求過你你就當我驕傲 今天懇請你可好
  請你 花些心機 兩者比較 做人有幾歡喜
  請你 告知知己 你那邊可有怨氣 踏破多少荒草
  渡過幾多里旅途想知道今天你過得多好 沒求過你你就當我驕傲 今天懇請你多好
  請你公開天機 快告知我如何看破生死
  請你 挑選勝地 我有天總會見你 每個都總會見你
[PR]
# by nokorunovel | 2007-04-01 23:23 |